“土十条”或带动万亿投资 政策落地被指有难度

  随着国务院相继公布“大气十条”、“水十条”,市场对属于三大污染治理之一的“土十条”翘首以待。据悉,“土十条”近日已由环保部提交至国务院审核,出台脚步进一步加快。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我国土壤修复的技术、商业模式、市场化程度都不成熟,“土十条”的落地要比要“大气十条”、“水十条”的落地更难。

  “土十条”已提交国务院审核

  近日,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副司长刘志全在中国环博会高峰论坛期间透露,“土十条”已由环保部提交至国务院审核,预计2016年出台可能性较大。此前的2015年3月,环保部副部长李干杰也向媒体透露,“土十条”经过了几十稿的修改完善,征求了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意见,在环保部已经走完相关审批程序,下一步修改完善后将提交国务院审议,“我们期待能够在今年出来”。

  实际上,编制“土十条”被列为今年环保部重点工作之一。5月7-8日,环保部长陈吉宁在内部的“十三五环保规划”讨论中提到,编制“十三五”规划时,要抓紧“大气十条”“水十条”的实施工作,认真编制好“土十条”。

  5月12日,腾讯财经向环保部宣教司求证“土十条”的进展情况,对方回答目前还未有可透露的消息。不过,腾讯财经了解到,“土十条”的总体目标定位为到2020年,土壤污染恶化趋势得到遏制;农用地土壤得到有效保护;建设用地土壤安全得到基本保障;土壤污染防治示范取得明显成效,土壤环境管理体制机制基本健全。

  或带动万亿投资

  国务院酝酿推出“土十条”的背后,是我国土壤污染的严峻形式。2005年4月至2013年12月,我国开展的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显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工矿业、农业等人为活动以及土壤环境背景值高是造成土壤污染或超标的主要原因。全国土壤总的超标率为16.1%,其中轻微、轻度、中度和重度污染点位比例分别为11.2%、2.3%、1.5%和1.1%。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土十条”的顺利推进,土壤修复市场投资机会明显,有望带动新一轮投资热潮。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益指出,土壤修复市场很大,带动的投资规模或超过“水十条”。此前,环保部通过运用国际通行的模型,对“水十条”的影响做了预测评估,土壤修复市场很大,从中长期考量,若“土十条”发布之后,带动的投资模式将远大于5.7万亿元。

  环境保护部生态司司长庄国泰也曾公开表示:“与大气、水污染治理相比,我们的土壤污染治理几乎没有起步,总体差距较大,土壤污染防治需要的资金量非常大,至少需要上万亿、几十万亿的投入才行。”

  落地仍有难题

  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薛涛则向腾讯财经指出,我国土壤修复的现状不容乐观。E20是一个业内有影响力的环境产业联盟。薛涛从矿山修复、城市废弃地修复、农村耕地修复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矿山修复就是常规操作,用土掩盖,投资不是很大。一线城市的废弃地,也只有那些能折现地价的才可能被修复,而很多二三线城市,因为地价不够高,修复费用甚至超过地价,就只有把废弃地封闭起来。而农村耕地投入产出就更不成比例了,只能靠国家公益资助,市场上几乎没有做农村耕地修复的公司。”

  据此,薛涛判断“土十条”的市场潜在规模广阔,但不会“立即整出太大的动静来”。“我国土壤修复技术比较初级,基本以工程为主,把污染土壤挖起来埋掉,无法大规模承接相关产业。”薛涛进一步指出,土壤修复投资大、收益慢、回报低,目前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缺乏好的市场主体,更缺乏好的购买主体。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桑德环境(000826.SZ)董事长文一波同样指出“土十条”的落实比起“大气十条”“水十条”要花更多的钱,难度更大。他透露,包括桑德环境在内的多家环保公司都对“土十条”带来的市场感兴趣,但现实却很残酷:“商业开发价值大的土地开发商自己就修复了,根本没有真正的市场化。而商业开发价值不大的就只能靠财政支持,环保公司参与获益较少。”

  文一波进一步向腾讯财经表示,要想“土十条”落到实处,技术、商业模式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资金来源。他透露,目前全国土壤修复市场每年才20亿元左右,“连数万亿的零头都不到,剩下的资金从哪里来?”

  数天前,财政部也印发了《关于推进水污染防治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各地在水污染防治领域大力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提高社会资本环境保护投入的积极性。今年,为落实“水十条”,财政部将水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的预算规模增至130亿元,较上一年增长53.8%。

  5月7日,财政部经建司副司长孙志公开表示,财政部将重点加大对大气、水、土壤污染治理的支持力度,继续实施农村环境的“以奖促治”,把资金集中于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以支持生态文明建设。

  能够预测的是,中央会进一步加大土壤污染治理的财政投入,并且期望撬动更多的社会资金入场。不过,薛涛尖锐的指出:“中央财政最多能下发100多亿元,地方政府再配套些,这又能撬动多少社会资金?”

  本文来源:腾讯财经讯 (冯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