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近9成地下水难做饮用水源 污染源排查迫在眉睫

■广东近9成地下水难做饮用水源

■全国地下水源5成存在安全问题

羊城晚报记者 杨辉 实习生 丁高阳 何倚华 冯婷婷

“98米深井,一到下雨天就会出现油味”。汕头谷饶镇居民阿锋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7月20日,广东省水利厅发布《2014年广东省水资源公报》。公报显示2014年监测的53个地下水井中,水质劣于Ⅲ类的占88.7%(优于Ⅲ类才做集中饮用水源和直接饮用)。主要超标项目为总大肠菌群、氨氮、硝酸盐、铁和锰等。而国家水利部下属单位对全国城市1817个地下水饮用水源地中, 水质安全存在问题的比例高达49.48%。

广东地下水9成分布在山区,剩下10%集中在人口密布的雷州半岛、珠三角和潮汕平原三大平原区,平原区污染严峻。专家建议加强监控,对现行和潜在地下水污染源要逐一排查。

供水主要靠地下 检测却长期超标

“这些井完全废弃,没人敢用井水。”湛江下属的雷州市郭宅村民郭迅,指着受污染的地下水说,村里普遍水质差,大部分水井水不能喝。污染已经让村里九成人离开,剩下的人只能挖新井以图避开污染。

2011年广东省地下水取水井专项普查显示,广东地下水开采量约13.38亿立方米,取水井数量为352万眼。其中地下水开采量最大的是湛江市,有5万眼水井开采量5.73亿立方米。广东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湛江市是广东唯一的以地下水供水为主的城市,也是唯一划定地下集中饮用水源地的城市,市区有80%的用水靠提取地下水。而广东省水利厅2010年至今的水质公报中:湛江数年来地下水一直难达集中饮用水源标准,2013年监测的湛江19个地下水井中,全部劣于Ⅲ类,主要超标项目铁、锰、PH值。

广东地质局水文工程地质一大队2012年调研雷州地下水发现,浅层地下水受污水排放和过量施放农药化肥影响,局部地段受农业肥料农药渗入地下的硝酸盐不同程度污染,而深部地下水局部也已被污染。

污染蔓延到近海。湛江东海岛是广东第一大岛,在建湛江钢铁、中科炼化两大“巨无霸”钢铁化工基地。岛上没有水源全靠地下水,目前岛上1.7万人使用4271眼井水。

“岛上地下水环境质量总体较差,水质不能满足Ⅲ类标准要求。”湛江钢铁基地2014年12月最新的环评报告称,污染主要来自养殖业,岛上养殖90平方公里,废水排放8万吨/天,含有抗生素、消毒药水、添加饲料的废水一半是就地排放。当地历史水质监测结果显示,地下水PH值、氨氮、硬度出现超标,最高超262倍,总大肠菌群超标最高。

有限的地下水调查都在印证当地水质问题,中国地质调查局资助的“华南西部滨海湿地地质调查与生态环境评价”项目显示,广东第一大岛地下水咸化,总体水质很差。而采取有效措施杜绝雷州半岛水源继续遭受污染和预防处理污染扩散已迫在眉睫。

喝水打井百米 下雨水有油味

粤东潮汕平原是广东地下水集中的三大平原区之一,地下水量在6.5亿立方米。汕头部分地下水污染同样严重。多年来染布、电镀、电子拆解、再生塑料让该地下水污染甚于湛江。

汕头谷饶镇居民阿锋告诉记者,当地打20多米深的井出来的水黑色,水面漂浮着反光的油污,带有铜臭味,即使干净点的水打上来放一会儿会变黄。“这地下水以前可以洗澡洗衣服洗菜冲厕所,现在洗衣服都不行。吃是万万不能吃!”阿锋说,好几年前当地卫生部门就抽样检验,结论是重污染。

为了吃到干净水,阿峰家花了2万元打了一口98米深井,打出来的水是白的,阿峰把打出的水送潮阳水厂检测,显示还是超标,花了2000元安装一个过滤装置后水可以喝,但是一到下雨天百米深井就会出现油味。

即使这样,能像阿峰这样向地下深处要水的居民还是少数,今年干旱汕头约70万人吃水难。

汕头市环保局部门介绍,除了污染外,因为当地地质条件的原因,练江流域的地下水含氟超标。记者了解到,随着当地污染治理严格,污染大户再生塑料、非法电子拆解开始向西江上游部分地区转移。

监测点位不足 居民养鱼测水

广东地下水总水量在420亿-530亿立方米。2010年至今广东省水利厅公布的水质公报显示,广东地下水7-9成水质劣于Ⅲ类,未达到Ⅲ类水质标准的主要项目为总大肠菌群、氨氮、铁和锰等。未达到Ⅲ类水质标准的主要超标项目为总大肠菌群、氨氮、硝酸盐、铁和锰等。

广东省地质调查院调查珠三角井点611个,合计87.4%仍然在做饮用水和生活水源。但1996年至今的动态监测年鉴地下水监测数据显示,珠三角地区的地下水水质较差,已经不宜作为城市集中供水水源。另有专家发现,珠三角浅层地下水有机氯农药污染检出率高,部分超过世界卫生组织饮水水质准则指导值。

而数年来广东全省地下水监测点位就50-60个。为何点位如此少?羊城晚报记者联系了地下水主管部门广东省水利厅,以及负责监测的广东省环保厅,均未收到回复。羊城晚报记者查阅广东省环保厅监测数据看到,其中仅有江河水库的水质监测数据,没有地下水数据。政府的地下水监测匮乏之下,居民只能另辟蹊径,确保河水安全。

“我住在中山坦洲镇,懂事开始就喝井水,至今15年,”地处珠三角的坦洲镇居民小何告诉记者,每年坦洲镇政府会向井附近住户收10元钱洗井,井中放鱼监测水质。

在广州市白云区的兴丰村,由于地下水污染,兴丰5、6、7组居民已经弃用井水,但4组许老先生还在用地下水,许家井深8米,水深有7米5。为了保证日常饮用没有问题,老人同样在井里放鱼检测水质,“如果鱼死了就说明水不能喝了。”

专家:

现行和潜在地下水污染源要逐一排查

“地下水和大气、地表水最大的不同是更新缓慢,一旦污染,恢复的时间漫长。”长期关注国内地下水污染的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总工唐克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唐克旺和中国水科院此前对全国城市1817个地下水饮用水源地调研, 水质安全存在问题的比例高达49.48%。

“保障每个公民安全卫生用水是头等大事,目前监测点覆盖不全,监测项目也太少。地下水饮水安全工作还需要升级。”唐克旺副总工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首先要开展所有饮用水水源井的水质全面化验分析,告知用户水质状况,安全地下水源要继续保护好。

唐克旺认为,对农业化肥农药使用,要宣传告知农民,渗入地下水的亚硝酸盐、农药等都是致癌物,对农民健康有危害。农民都是生活在当地,地下水污染也是当地,必须告知农民如何做才能保护好他那片地下水水源。

“对现行和潜在地下水污染源要逐一排查(所谓的双源调查),由独立第三方进行勘察监测评估,发现对地下水产生污染的,进行责任认定,并要求限期治理污染的土壤和水体,”唐克旺说,对污水偷排渗井污染地下水的,应在地下水下游方向独立监测工作基础上,建立举报和奖励制度,发现偷排的,启动司法程序,追究污染者的责任。企业搬迁、重组、上市等,都要对土壤地下水环境影响的审计评估,突出企业地下水保护主体责任。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

上一篇:
下一篇: